魅力乡村
您现在的位置: 旅游网站内容管理系统 >> 屏南旅游 >> 魅力乡村 >> 正文

桃花过眼

 

2018-7-6 17:51:18 闽东日报 徐锦斌  字体大小: 【字体:

  在屏南,午间,粗粗浏览了北墘,脚步和目光都是仓促的。遛狗玩乐的儿童,策杖出门的长者,美人靠上闲聊的老人,家门口捻茶珠的妇女,杂货铺里玩牌的村民,巷道上拖板车的汉子……北墘的这些场景和人物,暂且抛到脑后,由此往南,向玉洋进发。

 

  玉洋是屏南县的东大门,与蕉城、古田接壤,和北墘一样,都是黛溪镇的属地。提起黛溪,顺便说下,我翻阅福建省地图出版社2011年出版的《宁德市地图册》,庆幸所见是“黛溪”。 据说,黛溪,一度被叫作“带溪”,现在官方的文本通用的是“代溪”。从“黛溪”到“代溪”,你是不是看到了某些地名错乱无序的传承?黛溪村,村以溪名。据介绍,黛溪,发源于天湖顶,流经龙潭村、溪岭村、黛溪村,汇入蕉城区洪口,算是霍童溪的源头之一。

 

  还是回到玉洋来。这次到玉洋,不是看村庄,而是看桃花。

 

 

 

  下坡。弯道。土路。路边停满了车。看桃花的地儿到了。站在公路边,往对面一看,山坡上桃花灿烂如繁星,这比喻非常不对,一旦说出,就是错误。或许这么说会好一点,满坡的桃花像一块明艳的花布。总之,任何比喻都容易走偏或犯错。不如不比,最好身临其境,用自己的眼睛把握。

 

  桃花多,人也多。面对这满眼的桃花和桃花丛中的人。你既置身其间,那就只有亲近。目光所及,“人面桃花相映红”,陌生的桃花和陌生的人,便一股脑儿通通拉入镜头,立此存照。我素来觉得拉帮结伙地围观花朵,没什么意思。在玉洋,如何谈论桃花?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”吗?“桃花依旧笑春风”吗?“残红尚有三千树,不及初开一朵鲜”吗?这样似乎太隔,不接地气,也太费事。午后,阳光还显得强烈,桃花被照得明亮。我初次到过的玉洋,就停留在这样的印象中。玉洋,即桃花。

 

  当我结束这次屏南的春天之行,我说过,一路上,屏南的桃花似乎无处不在。山头上,田地里,河岸边,一丛丛,一簇簇,如同路标把你引向它的纵深,“复前行,欲穷其林”, 一步步地,试图让你重温魏晋旧梦吗?试图让你走进一个现实版的桃花源吗?如果不赶时间,你可以随时随地停下来,和任何一树桃花说上两句。

 

 

 

  眼下,全域旅游方兴未艾,到处刻意造景,着意栽花,无数乡村带着喝醉酒似的兴奋加入了这个行列。这个地方栽桃,那个地方也栽桃,还有就是荷花、樱花、格桑花……被竞相种植,婺源的油菜花被无限量翻版……过去种粮食的土地,让位给了果树和花朵。各地打造旅游的手法如出一辙,套路一般无二。对待土地,我们的这个时代有着某种特别的豪奢。我想,天下之大,桃花名胜,老牌的、新兴的多了去了,比如闽东区域内,福安早有的虎头、继起的桃花岛等等,为什么偏偏到玉洋来看桃花?说实在,玉洋桃花所在的山头和四周的环境,没什么特别,不过是广大农村普通的一部分,对我来说,司空见惯了。

 

 

 

  下一次,如果独自行动,而不是混迹于某个团队,我将放过桃花。我只看玉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