魅力乡村
您现在的位置: 旅游网站内容管理系统 >> 屏南旅游 >> 魅力乡村 >> 正文

在古村厦地,安放一段慢时光……

 

2018-7-13 16:40:13 本站原创 掬水月  字体大小: 【字体:

  如果不是一次文学摄影采风,和厦地不会产生交集。紧赶慢赶的赴会,从宁德出发,驱车经屏南,距屏南城关七八公里处,一条石子小路蜿蜒而下,厦地?下地?它藏匿得太深,迂回曲折中,不知不觉走向村庄……

 

  厦地是安静的。

 

  依山而建,松散恬淡,如桃园隐者,隐匿在这一片起伏不定的山林中。村子那么旧,几百年风雨浸染,寸寸都是沧桑旧颜,几十户人家,这样的稀薄,感觉不到聚集张力,确实不需要张力,他们的存在就是一曲慢歌谣。大家说话声儿都小了下来,生怕外来的喧嚣打破了这里的安宁,来到一幢老屋前,轻轻推开房门,怕木门的咿呀之声,惊忧了这里的宁静,下楼时脚步也是轻的,楼梯却受惊了似的唉乃不已,昔日的繁盛揉合在旧门楣上,透出的,是一股岁月的凝重,旧得那么丰富,那么雅致,一任寂寞把岁月过老。

 

  我们来的时候正是暮春,老屋前的柿子树,还只有枝椏,赤棱棱的伸向天空,村民介绍柿子成熟时,满树红灯笼,衬着白墙青瓦,那跃上枝头的喜悦吸引了一拨拨架着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。

 

  抚着那粗砺树干,这熟悉的触感宛若回到我少年时期老家的那棵老柿子树下,对于八十年代初出生的农村孩子,大部分零食就是自家种的各种果子,那时,我的爸爸在镇上工作,我跟随妈妈住在老家,而我们家一棵果树都没有,我时常羡慕那些家里有果树的小伙伴。我的邻居,在他们家后院里,就种有两株大大的柿子树,柿子成熟期,若有台风或大雨时,就会吹落些许成熟或未熟的柿子,我和小伙伴就踮着脚偷偷的在树下寻找被风雨打落的柿子,若捡到是那些未熟的,一口咬下去,满嘴麻涩,喉咙都仿佛被锁住似的,但孩子们依然觉得快乐无比。

 

  村庄是有姿态的,有性情的,每一个出生在乡村的人,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个村庄,那是一个人最早生活的天地,和度过生命最初的一段时光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柿子已不再是稀罕物,更多的只是用来观赏作用,而那段捡柿子的时光,却永远烙印在心底,在此时此刻这个异乡安静的小村庄里,被轻轻的翻起,那样亲切,那样美好。

 

 

 

  厦地又是文艺的。

 

  看见咖啡屋三个字时,我有些许讶异,这是由一个老宅子改成的咖啡屋,掩映在错落有致的村中,窗外悠悠青石巷,溪流潺潺,泡上一杯暖暖的咖啡,捧一本书,就着这暮春江南景色,让人想永远呆在这里不想走。原来,这里不仅仅有咖啡屋,厦地艺园也让我们眼睛一亮,艺术批评家程美信在厦地村启动了电影公益培训基地、写生和摄影基地等项目,这个有七百年历史的古老村落,淳朴与典雅、自然与人文、现代与传统的揉合,别有风味。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构造,城市化进程将乡村原野逐渐流逝,但至少还可以做点什么,让它流逝的缓慢一些或焕发新的生机,让村庄变成梦想的试验场和根据地,变成城市人的目的地和栖息地,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是否是这个村庄正在尝试和努力的方向?

 

 

 

  厦地又是水墨的

 

  我与友人的步伐,进入古巷的时候,接近晌午时分,暮春的阳光拍打在粉墙青瓦上,留下好看的光影,一溪清水穿桥而过,潺潺流动的溪水日日如新,她们以清澈涤荡岁月的烟尘,以欢悦的流淌带走沉沉的暮气,带来村外的消息,带来山外的气象,是让古村焕发生机和活力的血液。

 

  那些擎着伞花走过画桥的人,几瓣落红荡荡悠悠,仿佛一阙清雅小令。桥对面那金黄的色块,正是油菜花开,厦地的油菜花不像婺源的浓烈描抹,那么直白,又浓墨重彩,这个古村的古朴秀雅仿佛连油菜花都懂得起承转合,用赋比兴来衬托,与南墙相映,让这片弹丸之地喷薄出水墨情怀,呈现出独自的节奏,她的风雅宛若孤本,让人有了迷离的感觉,这就是厦地吗?

 

  村色的美好总抵不过时间催人急,古巷深深,土墙青瓦,是啊,在最美的乡村,偕最好的同伴,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自然更加赏心悦目,村庄是一生中周而复始的相遇,除了安放身体,还得安置时空和心情。面对厦地,它的意趣不在于整体,在具象,在一条水,一处墙,一棵树……这一刻,把自己寄养在陌生的他乡,恍若故知。

 




  • 上一个文章:

  • 下一个文章: 没有了